記得你的禱告

by John Wang 當你的決定放在禱告裡時,神必開始使所有事連起來,使你的人生準備精采。 在軍前新訓中心時(高中進大學一個半月軍中訓練),我經歷了什麼叫「奇妙」的事。軍前新訓受訓是要讓我們輕狂少年嚐嚐當兵的滋味,準備我們在大學後進入兩年的正式軍人。在一次「單兵持槍基本訓練」時, 我和我的鄰兵在班長背向我們時偷玩了一下,卻沒發現有一位少校向我們走了過來!慘了~!不過,管理上千人的長官應該只是罵罵我們這小兵罷了,順便訓訓班長,再次顯出軍中的階級倫理。他記下我們的名字及軍中代號,我想他不是待會丟到垃圾桶,或是擠在他口袋裡一兩個月。他一定只是想嚇嚇我們,這對他的一點利益關係都沒有,不過我將會變成班長的眼中釘…哎~ 第二天一早,這位少校來到我們宿舍。他在責罵班長走廊不乾淨的同時,問王元辰(我的名字)在不在,我全部看到聽到了… 難道要處我軍罰嗎?! 慘了, 沒好日子過了!才熬了一個禮拜,接下來我不是變成班長的奴隸了嗎? 逃也逃不掉,當場被叫到面前。接下來的每一個經典字句我永遠忘不了: 少校:你就是王元辰嗎? 我:是的,長官。 停三秒鐘… 少校:嘿~ 咱們是老鄉耶~~~ 來,去投兩罐飲料喝喝。 我: 可是長官,班長說前兩個禮拜不能喝飲料。 少校: 去~什麼不能喝飲料。快投兩罐喝喝。 結果我是軍隊中第一個喝飲料,唯一一個在大家掃除時可以喝飲料的小兵…。一點也不暢飲,太難理解啦~ 他真的查了我的資料,他原本真的要處罰我嗎?! 我真的真的沒有做出嚴重的事啊?!?! 一生我就見了他這麼兩次面. 三個月後,我忘記了這位少校,但我在未來當兵的決定上,我向神做了個禱告,我決定當兵時不當預官(班長),我想要進軍樂隊。在這兩年中訓練我的豎笛(clarinet),之後能服事 神。因此我斷了我可以考預官的路,刻意在大學時不拿軍訓課,在軍中當班長的資格就自動被取消。我犧牲了我可以在當兵時做辦公室的希望,如果我無法進軍樂隊,我就非常有可能和多數有為大學畢業生一樣,浪費兩年的時光每天擦槍,掃地,喊口號,管好軍中的設備,然後一天一天數饅頭等自由的日子來到。 做了這個禱告之後,奇妙的軍中少校又再次以不同的方式出現在我生命中。接下來的每個端午節中秋節,我都會收到他的賀卡,很像軍中長官一次發一堆給他的親朋好友那種傳統卡片。但令人驚訝的是,他永遠會親手寫「如果我當兵要幫忙請與他連絡」這句話,從來不會少寄一次少寫那一句… 準備要當兵的日子來了。我拿起電話,鼓起勇氣打給這位老鄉少校。大學這幾年,我大概回了兩次謝卡,但我實在不知道他會不會認得我這位小兵。電話中他不但認得我,還問我未來要如何準備,他可以幫我在離家二十分鐘的一個小軍營中,讓我可以隨時回家或去補習,還可以拿軍中的薪水。這根本就是天堂般的生活,想回家就回家,想玩就玩,想唸書就唸書,不想回家還有個小窩,跟軍中兄弟哈拉哈拉~ 我仍然記得我對神的禱告。但我突然非常非常後悔我對神的禱告,我心中掙扎,我實在知道這些奇妙再奇妙的事情發生,真的是神的作為。但我不能因為有如此完美的當兵方式,違背了我對神的諾言。我誠實堅定的告訴他我想進軍樂隊,他再次確定我清楚知道軍樂隊不是那種輕鬆玩玩樂器就當完兵(但比一般好多了) ,他就答應我他一定會幫我進樂隊。 我對神的應許不落空,少校對我的應許也真的作到了。但神對我真實禱告的應許不但沒有落空,他更給我生活中必定面對的事情中增添了奇妙,加上了精采。 朋友,把你的決定放在禱告裡,神必使所有事連起來。但你要再次確定回應 神,相信 神,抗拒生命的誘惑與艱難。神必開始使所有事連起來,使你的人生準備精采。 作一個你永遠記得的禱告吧!因為神記得你的每一個禱告,他應許要給你一個新的生命!